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【897】强拉医生


对面的谢婉莹起身,双眸圆眯,秀眉蹙紧。

被她打开手的陌生男人一脸写满了震惊,落到她脸上的眼球爆突着:没法相信,刚是这女孩打开他的手吗?打他的手那一下像要打断了他的骨头似的。

痛死他了,不然他怎么会缩回手。

“你敢打我!”男人回神了,生着气,脖子粗的,粗声粗气指住谢婉莹骂道。

她哪里是打人,不过是对方想拉聂老师时力气太大,她不得不以暴制暴罢了。谢婉莹眯下眼。

这来的男人声音文贵奶奶听出来了,对孙子说:“是隔壁村你大辉叔吧。”

没想到,这个不速之客可能是文贵家的亲戚。奇怪了,这个亲戚一来拉医生的手做什么?不知道医生在救人吗?

“我儿子病了,他们说你们这里有儿科医生。”大辉说,望着拿输液袋的聂加敏,“你是儿科医生对不对?”

对方说话的本地音比较重,比较难听懂。聂加敏听着问学生怎么回事。

一面给老师解说,一面谢婉莹帮老师问话患儿家属:“你儿子是什么个情况你得说清楚。他今年几岁?摔到哪里了,是头吗?”

小孩子最怕摔到头了,因为小孩头颅囟门未闭。

“我儿子两岁,手脚全是血。”大辉说。

摔到手摔到脚的话,只是血,能动吗?不能动才需要怀疑骨折和脱臼。

“能动。”患儿家属说。

“除了手脚擦伤出血,有其它症状吗?他能说话吗?会哭吗?”谢婉莹继续问。

“他说疼。”

听家属反应的这些情况来看,估计这小朋友看似外伤严重,其实情况还行。有时候孩子手脚上那点出血是很能吓到家长的。

现场有两个车祸重伤员,两个医生是不敢轻易走开的。谢婉莹给这个新来的病人家属解释:“你如果不放心,可以把孩子带来让我们看看,也可以直接送孩子去村卫生室。”

她话没说完,对方向她咆哮如雷:“你不去看我儿子叫我抱过来?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医生。”对这点谢婉莹可以很肯定地对这家属说,她是医生需要负责人态度面对任何一名患者的,“这里有重伤患者,我们不能离开。你儿子能说话能表达,你可以将他抱过来给我们看看的。”

再说,真紧张自己儿子,不该是抱着儿子急忙跑来找医生吗?这是一般儿童家属最常见的反应和表现。眼前这个男人无论说话的态度和表情都有点不像是正常人。

果然是,大辉脖子上的青筋爆突,眼珠里露出了凶狠的目光仿佛恨不得一把掐住谢婉莹的脖子,放出了狠话:“你们医生敢不去看我儿子?”

他们医生不去的话,这男人想怎样?

文贵急得叫道:“你住手。医生在给我妹妹看伤,走不得。”

“你妹妹有我儿子重要吗?”大辉举起拳头转向他,不准他说话!

听情况不妙,文贵奶奶急忙喊住孙子说:“你爸不在,你别和他打,你打不过他的,赶紧叫村干部过来。他是个不要命的二愣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