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、杀人是为了救人(1 / 2)


听到薛师叔这么说,上极殿里这些象相真人都难过的低下头。

薛定缘是上一代硕果仅存的长辈了,他深居于药园之中,以至于门派内年轻弟子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位师叔祖的存在。。。

至于门派外面,很多人都以为薛真人已经寿尽了,当初朱姬给陈平安普及修道常识的时候,其实就曾说起过这一位。

吕平阳虽然早知道薛师叔快要寿尽,但真的到了这一天,心中也是万分留念与不舍,不过他是上清掌门,除却个人情感外,还有更多东西需要思考。

“师叔。”

吕平阳问道:“不知道小师弟是哪一峰的?”

“他只是药园的一个普通外室弟子,名字叫陈平安。”

薛定缘笑呵呵的说道:“现在仅仅是筑元一重境,不过已经学会《四象千夺剑经》了。”

吕平阳微微颔首,薛师叔这句话里传递出两个信息:

第一,小师弟并不是七峰的真传弟子,当然这样也好,要是徒弟突然变成了师弟,以后大家相处起来也会尴尬;

第二,小师弟已经学会了《四象千夺剑经》,这算是一个好消息,终于不用担心这门功法失传了。

至于陈平安仅仅是筑元一重境,这一点吕平阳并没有放在心上,小师弟既然能习得《四象千夺剑经》,资质、根骨、心性这些肯定已经过关了。

毕竟修行这门功法的门槛和条件,吕平阳心里是一清二楚的。

只是,渡月峰峰主祝庭筠听到“陈平安”的时候,稍微皱了皱眉头,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啊。

“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说这两件事,现在已经说完了。”

薛定缘非常洒脱,并没有因为自己即将寿尽而感到低沉,他还奇怪的问道:“你们怎么都在上极殿,门里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禀师叔,门内一切安好。”

吕平阳解释道:“不过玄宝阁玉衡真人传来一则消息,玄宝阁所在的西芦洲出现一个名为‘血瀑宗’的新门派,行事诡异狠毒,而且对玄宝阁虎视眈眈。”

“血瀑宗?”

薛定缘皱了皱眉头:“和血影宗有什么关联。”

血影宗是魔宗六大派,如果是它在背后搞鬼,那很可能会挑起玄门与魔宗之间的新一轮争斗。

“血瀑宗掌门是血影宗的叛门弟子。”

观潮峰峰主乔知夏回答道:“他叛出门派后被一个组织收留,突破至象相境以后才创立的血瀑宗,看来是有意和血影宗比较一下了。”

“唔······”

薛定延点点头,这么说的话,血影宗应该不是幕后黑手,因为任何门派都不会支持叛门弟子成长起来的。

“那个组织,可是叫‘覆’?”

薛定缘突然问道。

“师叔也知道吗?”

荡云峰峰主左含章有些诧异,在他的印象里,这个师叔已经很久不问世事了。

“前阵子我下山了一趟,了解陈平安的背景经历,大概也听到了一些‘覆’的事迹。”

薛定缘说完,上极殿里众位象相真人都对视一眼,薛师叔很重视这位小师弟啊。

不过想想也正常,薛定缘之前从未收徒,陈平安既是他的开山大弟子,又是关门小弟子,既是老大也是老幺,自然会受宠一点了。

“师叔,这个覆很神秘,但是又很小心,从来不招惹我们上清派,即便遇到了也会避开而行······”